中國在處理印尼納土納群島問題上的手法令人痛心

來源:南洋智庫   發布時間:2020-01-09 17:16:59 
分享到

注:該文最初發表于2015年11月17日的新浪博客,當時印尼首先提出南海納土納群島問題,筆者當時興奮無比,這是蒼天送給中國的機會,但不久,政府的宣示令筆者震驚和痛心。最近,印尼在南海單獨對海域命名,抓捕中國漁船,將領海主張大幅度延伸至中國九段線內,一再證明,中國的仁慈事實上扮演了農夫的角色,讓中國一次次錯失重大的戰略機遇,而且這種機遇也許永遠不會再來。筆者只希望,該文之一孔之見能夠引起中央的注意,盡量避免類似事件的重演,雖然筆者對此并不特別樂觀,缺乏外交戰略大格局的人才隊伍,不是輕易解決的難題)



中國在處理印尼納土納群島問題上的手法令人痛心

南洋出版社社長  戰略與產業咨詢專家  董玉振


       印尼最近突然跳出來,就印尼納土納群島主權問題要控告中國。這是讓所有人都感到意外的,因為從地圖上不難看出,納土納群島與南海九段線有段距離,而且在人們印象中,中國也從來沒有對納土納群島表達過領土訴求。

      當然,這件事鬧出來后,有些人搜刮歷史,說從宋朝開始納土納群島就有中國人居住,以此來指責政府賣國,就未免有點夸張了。如果以幾千年歷史作為依據,那今日中國和周邊所有國家都將有無法調和的領土糾紛。而南海九段線的主要法理依據是二戰后確立的當代領海領土邊界。在這個邊界里,納土納沒有包括在中國南海九段線內則是事實。

      當然,我們誠實的外交部也很快做出反應,明確宣示,中國承認印尼對納土納群島的主權。

      問題就出在這里??!

 

微信圖片_20200109171422.jpg

      國家利益在紛紛擾擾中才有運籌的空間。中國人天生的民族特征是怕事,小到個人,大到國家,都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中國政府在處理納土納群島問題上,顯然也是抱著少樹敵,少一事比多一事好的心態在處理,反正也是尊重事實,似乎沒什么不對。但豈不知,只有紛爭中才有獲取額外國家利益的空間。尤其對于中國這樣上升中的國家,歷史的包袱很重,就更不要怕事。毛澤東正是典型的天不怕地不怕的心態,才敢于出兵朝鮮、印度、越南,和蘇聯掰手腕,這不是魯莽,是俯瞰全球政治格局情況下,在紛亂時局里爭取最大國家利益的權衡下的行為。韜光養晦并不意味著不作為。


       納土納群島本來不是事,但印尼主動送上門來,而且選擇這個敏感時期,那就是個事,就有值得玩味和獲取額外利益的機會。因為,印尼主動提出這個課題本身,就為雙方坐下來討價還價提供了想象的空間。


       當然,討價還價的一個結果是明確的,那就是外交部發言人已經表示的那樣,中國承認印尼對該群島的主權。但因為沒有討價還價,我們過快亮出底牌,而我方啥也沒有得到。

 

       這件事我當初預想的中國方面正確策略是(納土納議題出來后俺高興了一下子,沒幾天就被這幫二傻給攪了):

      首先,中國政府表示愿意與印尼本著互諒互讓的精神通過談判協商來處理對納土納海域主權的問題(中國政府首先承認這是個問題,但是個可以談判解決的問題)

      第二,中印商定,在談判結束前雙方都不得對外做任何宣示,或透露談判細節。

      第三,中國承認印尼對納土納群島的實際控制權(先不提主權),但同時強調中國人最早在該群島定居的歷史依據(也不提中國主權)

      第四,經過艱苦的談判,最終,中國同意印尼對該群島的主權。但印尼方面,公開承認中國對南中國海九段線內海域合法性的支持。由于該群島上早期居民以華人為主,從歷史記載上來看,中國人最早在該島居住,因此,中國要求印尼同意該島高度自治(這個不成也沒關系,至少作為談判條件是可以擺出來的)。為未來華人掌控下的該島真正獨立埋下伏筆。

      第五,中印通過談判,劃定納土納群島海域與九段線內中國海域之間的領海劃界。這將是九段線(歷史上11段線)誕生以來,第一個國際條約,明確了九段線西南段的實際經緯度坐標。這將成為事實上印尼對于南中國海中國主權的法理承認。實際上,今日納土納群島和南海九段線是有重疊海域的,這個機會不利用來解決,未來必然會成為問題,印尼會以今日中國外交部的表態來要挾中國政府在九段線上做出讓步,未來九段線西南段很可能會出現一個凹下去的線型。印尼也未必再有意愿和中國簽署領海邊界協議,因為對印尼來說,中國承認其主權已經達到目的,簽邊界協議已經沒有實際好處,也使其失去進一步蠶食南中國海的機會。

      第六,納土納群島所屬海域,也存在印尼與越南和馬來西亞之間的爭執。通過談判解決了納土納群島海域糾紛,事實上也是對印尼的支持,同時為印、馬、越關系植入一個鍥子。中印關系有了實質性進展,進而在東盟內部,印尼成為在南海問題上對中國的法理支持者(如果不支持中國的南海訴求,那印尼就要面臨條約失效,納土納群島海域與越馬的爭執)??紤]到印尼是東盟影響最大的國家,這將對未來中國處理南中國海問題走雙邊路線,而避免成為中國-東盟之間的問題,奠定了一個更堅實的基礎。


      除以上所獲,中國政府還可以將印尼華人的平等權利維護納入到承認印尼對納土納的主權承認條件。兩國上述條約簽署之后,中印關系會有個大的飛躍,印尼華人的地位也可能會有實質性的提升。

      如按照上述策略(這個策略沒有任何不可行或理想主義閉門造車的疑點),印尼主動送上來的這個看似燙手的山芋,為中國帶來重大的實際利益,而印尼也多少得到了點好處。

      但中國外交部這些實誠的外交官們,或政府的策士們,這么快地就放棄了上述所有機會而沒有借機爭取哪怕一點點的額外利益,只能讓我董玉振氣得半死。

 

      我1995年考國家計劃委員會公務員被頂替而逼下南洋后曾放言:中國不用我將是最大的損失。我多希望這只是一個年輕人不知天高地厚的輕狂。但過去20年的事實讓我始終無法安心過小日子,中國的內政外交時不時都會困擾我的春夢,讓我無法盡情歡慶國家的成功。真羨慕諸葛亮時代,這老兒沒有互聯網騷擾,很容易躲避世事的困擾而高臥隆中。俺卻只能無奈地生活在一個破爛信息充斥的時代里而避無可避。剛從看臺灣的政治小丑表演中退出,又遇到納土納這檔破事。真他奶奶地倒霉!最近本來想寫篇計劃生育的文章,被這個納土納給搞得沒心情了。


      該文章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查看原文:https://mp.weixin.qq.com/s/Za5e504OqJ3Qt0z8LZ9M-Q


Copyright ? 2004-2014 hycf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山東海洋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用微信掃描二維碼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内蒙古十一选五跨度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