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忽視已久的渤海,究竟有多美?

來源:中國海洋網   發布時間:2020-06-02 15:10:41 
分享到

特別聲明:本文為新華網客戶端新媒體平臺“新華號”賬號作者上傳并發布,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華號的立場及觀點。新華號僅提供信息發布平臺。

↑一群國家地理控,專注于探索極致世界

中國

擁有960萬平方千米的陸地

從東到西

深入亞歐大陸數千千米

生活在這樣一個陸地大國

我們

對海洋充滿向往

我們向往夏威夷的沙灘

澳大利亞的珊瑚礁

向往海南島的椰林

舟山的漁港

卻很少關注

唯一全部屬于中國的海

渤海

然而

渤海之美

超越你的想象

如火般“燃燒”的紅海灘

生長在它的北岸

(航拍秋季的遼寧盤錦紅海灘,紅色的是以堿蓬草為代表的沿海耐鹽堿灘涂植被,攝影師@顏景龍)

整齊明亮的天津港

位于它的西岸

(請橫屏觀看,天津港,攝影師@廣飛)

奔涌的黃河

在它的西南入海

創造出巨大的三角洲

(黃河入??谛l星影像圖,圖片來源@谷歌地球)

嶙峋的礁石與海島

為它把守著東大門

日夜與海浪激蕩

(長島,攝影師@張自榮)

無數極致美景環繞

組成了一個相當豐富的

環渤海景觀群

(環渤海景觀群范圍示意,以渤海海域為核心,同時也包含遼東半島東部、山東半島東北部緊鄰黃渤海分界線的部分黃海景觀,制圖@陳志浩&鄭伯容/星球研究所)

沒有理由

繼續忽視它的存在

01

海域

位于環渤海景觀群中央的

渤海海域

由“三灣一盆一海峽”組成

(渤海海域及周邊水系示意圖,制圖@陳志浩&鄭伯容/星球研究所)

北側的遼東灣

西側的渤海灣

和南側的萊州灣

即“三灣”

海灣被陸地包圍

遼河、灤河

海河、黃河

眾多河流在此入海

源源不斷地帶來淡水與泥沙

(遼河閘,遼河匯入渤海,在濱海平原上形成多級分支,枝杈眾多的河道與縱橫的橋梁交錯成復雜的網狀,攝影師@王禹)

海灣內海流相對微弱

加上眾多大河在此入海

使其鹽度降低、營養物質豐富

(葫蘆島岸邊釣魚的人,面對著的是遼東灣,攝影師@陳韶華)

“三灣”之水

中央盆地匯集

此處海面開闊

更有

“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漢燦爛,若出其里”

的遼闊磅礴之感

(清晨從北戴河望向渤海海面,攝影師@徐樹春)

東側

則是渤海海域的

最后一個組成部分

渤海海峽

海峽上有一連串島嶼

廟島群島

(渤海海峽與廟島群島衛星影像圖,圖片來源@谷歌地球)

島嶼之間的水域

是船只進出渤海的水道

也是渤海最深之處

北部的老鐵山水道深達86米

而整個渤海的平均水深

僅有18米

(渤海海底地形及水深示意圖,制圖@陳志浩&鄭伯容/星球研究所)

渤海海域

處于陸海角力的前線

冬季來臨

北方大陸的寒流南下

表層水溫低至零下3.6℃

一種獨特的現象

海冰

出現在海面上

最冷時

整個遼東灣都會被“冰封”

(大連濱海的海冰,攝影師@阿成)

春夏兩季

來自東南的暖濕氣流發起“反攻”

吹向相對較冷的海面

形成平流霧

乳白的濃霧悄無聲息地流淌

覆蓋海面、滲透城市

(大連星海廣場平流霧,攝影師@梁炳全)

而海水與大氣之間的溫差

使光線產生折射

則可能形成海市蜃樓

為渤海平添一層神秘夢幻的景象

風云變幻的渤海海域

時而冰封海灣

時而霧鎖海峽

時而海市顯現

然而更令人震撼的景觀

來自海與陸的交錯地帶

02

海岸

海與陸的交界處

兩種力量的碰撞

創造了海岸

環繞渤海一圈

你會發現

極為豐富的海岸類型

渤海東部

遼東半島和山東半島沿岸

海岸山脈延伸至海中

巖石直面風浪的洗禮

形成

基巖海岸

(大連沿岸,陸地上的基巖伸入海中,攝影師@廖睿杰)

海浪侵蝕巖石

將其從中間掏空

形成“石拱橋”

(大連金石灘海岸,被海浪侵蝕的基巖形成了石拱橋,攝影師@梁炳全)

“拱橋”下的空洞越來越大

逐漸僅剩細如“桌腿”的立柱

(大連沿海海蝕地貌,被形象地稱為“桌子腿”,攝影師@廖睿杰)

最終石拱坍塌

一塊巨巖孤立于海中

(大連海岸,孤立的基巖,攝影師@陳柏良)

沿著渤海的“C”字形輪廓

深入遼東灣

遼河帶來細粒的沉積物

半封閉的海灣又削弱了海浪

在潮汐的作用下

細小的泥沙堆積形成了

淤泥質海岸

(遼寧盤錦的淤泥質海岸,攝影師@王禹)

但淤泥質海岸

并非都是裸露的地表

大河入??谔?/span>

水源充足、營養物質豐富

耐鹽堿的植被常常鋪滿大地

一到秋天便滿眼緋紅

(遼寧雙臺河口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內,大片的耐鹽堿植被覆蓋了灘涂,使地表顯現出紅色,攝影師@王禹)

或者是密集的蘆葦

長滿沿岸灘涂

為大地覆上一層金黃

(遼寧盤錦濕地的蘆葦蕩,攝影師@徐樹春)

而在面向渤海中央

缺少陸地遮擋的西北部沿岸

海浪的作用大于潮汐

將細粒的泥質淘洗干凈

留下較粗粒的砂

形成

砂質海岸

(大連砂質海岸,攝影師@李文博)

不同的海岸類型交替出現

構成了中國北方的

“海岸博物館”

(渤海海岸類型分布示意圖,制圖@陳志浩&鄭伯容/星球研究所)

除了海岸

還有眾多海島

遼東半島和山東半島

這兩條環抱渤海的“手臂”

擁有眾多的島嶼、礁石

它們有的如海中大魚

(大連濱海的棒棰島,攝影師@梁炳全)

有的更加龐大

如一條浮出海面的潛艇

(煙臺市郊海灣中停泊的漁船和遠處的島嶼,攝影師@趙靖影)

有的四壁陡立

人類在其平坦的頂部建起燈塔

(大連老偏島,攝影師@梁炳全)

有的峰頂尖削

成為了野生動物的家園

(大連蛇島,中國第一大蝮蛇島,攝影師@廖睿杰)

星羅棋布的島嶼

大多分布在渤海東側

把守著進入渤海的大門

(渤海島嶼分布示意圖,制圖@陳志浩&鄭伯容/星球研究所)

海灣、海峽

海岸、海島

共同構成了極致的海洋風光

但為這一切注入靈魂的

非渤海的萬千生靈莫屬

03

海之靈

世界上的海洋

并非處處都是生命的樂土

開闊的大洋就因缺少營養物質

而成為了“藍色荒漠”

而被陸地包圍的渤海

因為有入海河流

源源不斷地帶來充足的營養物質

吸引來大量海洋生物

以此為產卵場和棲息地

(渤海主要漁業物種產卵場位置及產卵時間示意圖,制圖@陳志浩&鄭伯容/星球研究所)

野生魚類鯊、鰩、蝦虎魚

藍點馬鮫(鲅魚)、小黃魚、日本鱘

甲殼類口蝦蛄、三疣梭子蟹、鷹爪蝦

軟體動物火槍烏賊、皺紋盤鮑

棘皮動物海參、海膽

......

組成了極為豐富的海洋生命世界

(渤海主要經濟物種示意,制圖@鄭伯容/星球研究所)

偶爾

還會看到大型海獸

虎鯨、小鳁鯨、真海豚

在渤海海域游弋

而遼東半島和廟島群島

更是斑海豹最南端的棲息地

它們喜歡趴在礁石上

慵懶地曬著太陽

(礁石上曬太陽的斑海豹,攝影師@張程皓)

不時抬起頭

看看是哪位不速之客

驚擾了它們的美夢

(礁石上的兩只斑海豹,攝影師@趙鍔)

陽光下

伸展被厚厚脂肪蓋住的腰肢

(一只正在伸懶腰的斑海豹幼崽,攝影師@趙鍔)

太陽曬夠了

就跳入水中

感受下冰涼的“海水浴”

(好涼!——一只在礁石上“沖浪”的斑海豹,攝影師@趙鍔)

海域屬于魚類和大型海獸

潮間帶內

則是各類小動物的家園

??路鹞⑿汀肮肢F”

與藤壺一起

鋪滿礁石的表面

(礁石表面的??吞賶?,攝影師@張程皓)

卵石之間

一只螃蟹正在艱難跋涉

(卵石間的蟹,攝影師@張程皓)

而海岸上

則是群鳥翱翔的天地

環渤海地區的濕地

是候鳥遷徙時的重要中轉站和棲息地

大型涉禽或獨立于紅色草叢

(在紅灘上獨行覓食的丹頂鶴,攝影師@顏景龍)

或在蘆葦蕩邊觀望

(葦海中的蒼鷺,攝影師@顏景龍)

小型鳥類則喜愛集群

翹鼻麻鴨在冰海中浮潛

(大連,部分結冰的海面上,一群翹鼻麻鴨在游泳覓食,圖片來源@VCG)

成群的海鷗乘風而起

追逐海浪

(長島,在風浪上飛翔的海鷗,攝影師@徐樹春)

鳥群越聚越大

化為一股白色的“鳥浪”

(白色的鳥浪,攝影師@顏景龍)

富饒的渤海

養育了萬千生靈

也向人類

敞開了胸懷

然而我們與渤海的故事

卻在美麗之中

伴隨著哀傷

04

海之殤

渤海

可謂是中國人的“啟蒙之?!?/span>

與遼闊的大洋不同

相對緊湊的環渤海地區

見證了無數文明的過往

這里有石器時代的人類

留下的早期海洋文化遺跡

有渴望長生的帝王

遙對東方仙島的哀嘆

有得勝而歸的霸主

一統天下的氣概

更有農耕與游牧帝國

長久的交流與對抗

(山海關老龍頭,攝影師@揣連海)

到了清末

侵略者從海上打來

作為京師門戶的渤海

再次成為歷史的焦點

卻注定一登場

就扮演著悲劇的角色

北洋水師

在甲午海戰中悲壯收場

打碎了尚未成形的海洋幻夢

中國進入了半個多世紀

“有海無權”的階段

海面上

早已沒有了鐵甲戰船

空余一尊尊斑駁鐵炮

在岸上接受風雨的吹打

(老鐵山炮臺,攝影師@梁炳全)

已經覆滅的北洋水師

雖是一個悲壯的起點

但中國重返海洋的道路

終究還是得以起步

100多年后的今天

環渤海地區穩定繁榮

但新的問題接踵而至

現在的渤海

被3大城市群

以及眾多港口環繞

6000多萬人口

聚集在沿岸城市

(環渤海港口和城市分布,制圖@陳志浩&鄭伯容/星球研究所)

密集的城市

帶來大量污水和垃圾

每年近100萬噸污染物

隨河流進入渤海

在海灣中長久徘徊

(上文中的污染物噸數指化學需氧量,化學需氧量可大致表示污水中的有機物含量,反映水體受污染程度,數據為2010-2012年的年平均水平,下圖為渤海濱海的工廠,圖片來源@VCG)

更嚴重的問題

是渤海從海底到海岸

全面面臨著資源的枯竭

20世紀70、80年代

是中國近海漁業大發展的時期

渤海岸邊大量漁港聚集

(渤海主要漁港分布示意圖,制圖@陳志浩&鄭伯容/星球研究所)

龐大的捕魚船隊

利用底拖網等現代化漁業技術

將中國近海海底犁平

漁獲的質量逐年下降

捕撈到的個體越來越小

(山東威海的捕魚船只,攝影師@李瓊)

沿岸的灘涂

被大規模圍海造陸

改造成農田、鹽田、養殖場

(遼寧大連鹽田,圖片來源@VCG)

以及城鎮、港口、工業區

自然岸線幾乎蕩然無存

(請橫屏觀看,煙臺客運港,攝影師@Greatwj)

這一切

一度讓富饒的渤海

成為一片“死?!?/span>

如何在高速發展的同時

維護渤海生態

是一個迫在眉睫的問題

而解決問題的關鍵

并非完全抹除人類的痕跡

而是實現人與海的平衡

通過綜合治理

將鹽田、受污染的水體

改造成濱海城市綠地

實現自然物種與人類共存

(天津濱海新區,國家海洋博物館及周邊的綠地公園,攝影師@張喬)

通過發展養殖業

盡量減少對捕撈野生物種的依賴

同時推進海洋牧場的建設

降低養殖對野生海洋生物的影響

(大連黃泥川海域的海帶養殖場,圖片來源@VCG)

恢復濱海濕地

建立保護區

呼喚野生動物的歸來

(東營黃河口自然保護區的白鷺,攝影師@Greatwj)

科學認識海洋

適度地開發

人類的創造

才能與海融為一體

創造新的美

燈火輝煌的城市

與山海和諧共存

(請橫屏觀看,大連中山區全景,攝影師@趙順利)

河流串起城市、綠地

抵達遠處的港口

(請橫屏觀看,天津濱海新區,攝影師@甄琦)

港口內

海灣、航母、港口、城市、山巒

組成一幅多彩的畫作

(停泊在大連造船廠內的雙航母,攝影師@梁炳全)

公路依海岸修建

掩映在綠樹叢中

(大連濱海路,攝影師@廖睿杰)

蔚藍的海面上

是如絲帶一般的大橋

(大連跨海大橋,攝影師@梁炳全)

海天之間

航船緩緩駛過

(清晨,渤海海面上,接近煙臺港的煙大鐵路輪渡,攝影師@呂杰?。?/span>

渤海的“新生”

仍有很長的路要走

未來的方向

有賴于我們的選擇

而科學認識海洋

發現海洋之美

是一切的前提

渤海

正是一個絕佳的起點

來自陸地的我們

不妨繞渤海一圈

親自去感受海風、海浪

觸摸礁石、沙灘

讓渤海之美

不再被忽視

本文創作團隊

撰稿:成冰紀

圖片:謝禹涵

地圖:陳志浩

設計:鄭伯容

審校:云舞空城、陳景逸、王朝陽

封面攝影師@張自榮

P.S. 本文主要參考文獻:

[1] 王穎. 中國海洋地理[M]. 科學出版社, 2013.

[2] 周建平等. 中國海洋國土知識地圖集[M]. 湖南地圖出版社, 2010.

[3] 國家海洋局. 中國近海海洋圖集 沿海社會經濟[M]. 海洋出版社, 2016.

[4] 唐啟升. 中國區域海洋學 漁業海洋學[M]. 海洋出版社, 2012.

[5] 霍素霞等. 環渤海區域開發現狀和歷史評價[M]. 海洋出版社, 2015.

[6] 吳忱. 華北地貌環境及其形成演化[M]. 科學出版社, 2008.

該文章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查看原文:https://mp.weixin.qq.com/s/8DJ_nLJx6kkAqhyNSrI3jw


Copyright ? 2004-2014 hycf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山東海洋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用微信掃描二維碼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内蒙古十一选五跨度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