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紀云:我是怎樣步入中南海的

來源: 家鄉情深   發布時間:2020-07-13 10:13:15 
分享到
微信圖片_20200713101254.jpg

田紀云,1941年秋參加八路軍,1942年初在魯西抗屬工廠當童工,1943年6月被保送抗屬學校學習。1945年至1949年在魯西南第三抗日中學從事戰勤工作,冀魯豫朝城縣一區土改工作組組長兼區長,冀魯豫戰勤總指揮部總會計,贛東北行署財政處總會計。1949年至1953年任貴州省貴陽市軍管會財政接管部機要秘書,貴陽人民革命大學班主任,貴州省財政干部訓練班班主任。1953年至1969年任貴州省財政廳秘書科副科長、科長,省財政廳辦公室副主任、主任,省財政廳計劃科科長、預算處處長,省財政廳副廳長,中共中央西南局財辦財金處副處長。1969年至1981年任四川省革委會財貿經營管理組副組長,省財政局副局長、局長、黨組書記,省財政廳廳長、黨組書記。

“我做夢也未曾想過,像我這樣一個出身寒門、既無大學文憑又無政治背景,只是由一個‘土八路’成長起來的干部,竟能夠涉足中南海,并且上升到高層,一度成為中共中央、國務院的領導成員之一?!?/span>

進入中央黨校學習
1979年秋季的一天,四川省省委組織部管干部的王天生處長通知我 (時任省財政廳長) ,說中央組織部有一位負責同志要找我了解四川經濟工作情況。當天下午3時我來到該負責同志的住地——成都錦江飯店西樓的一個套房里。這時我才知道,找我談話的人是中央組織部常務副部長陳野萍同志。坐定寒暄幾句之后,陳就直截了當地問我,你對四川的經濟形勢怎么看?對四川今后經濟發展有什么想法?對省委的工作有什么看法?當時我是怎樣回答的,現在已記不起來了,但在談到對省委工作看法時, 我的評價是積極的,肯定的。
這次談話后不到半年,即1980年3月,省委組織部通知我,中央組織部決定要我下半年去中央黨校中青年干部培訓班學習,時間為一年。
1980年8月27日,我帶著行李到北京中央黨校報到。這一期的中青年干部培訓班共分兩個班,每班50人左右, 設兩個黨支部,我被編到十七支部,另一個班為十八支部。學校指定十七支部由來自中聯部的王炎堂、我和來自福建省的郭全忠3人為臨時支委,王任書記,我負責學習,郭負責生活。一個月后舉行了正式選舉,還是我們3人當選。與我同期同班到黨校學習、后來成為黨的高級領導干部的還有尉健行、譚紹文、高德占、關廣富、馬忠臣、徐青等同志。
1980年9月23日,接替趙紫陽任四川省省委第一書記的譚啟龍來到中央黨校,看望四川來黨校學習的同志。他當眾告訴我, 中央已決定調你到國務院工作, 中央已下令, 并說, 不征求你們 (指省委) 的意見了, 是紫陽同志點名調的。剛聽到時我感到有點吃驚, 沒有思想準備。又過了幾天的一個星期天, 國務院秘書長杜星垣, 要他的秘書李保國接我到他家作客, 他告訴我, 我的工作調動是中組部推薦, 征得趙紫陽同意, 萬里拍板定的, 準備要我來國務院任副秘書長、協助國務院領導分管經濟方面的工作。同時, 他還告訴我, 現在事情很多, 他忙得焦頭爛額, 已與黨校交涉, 要我早一點到職。
到中南海報到
春節與家人團聚后, 2月18日我就收拾行囊離開成都赴京, 2月20日到中南海報到。首先拜會了秘書長杜星垣。在與杜星垣簡短交談之后, 他要秘書帶我去辦公室。這個辦公室坐落在建于清朝的四合院, 奇花異草, 綠樹成蔭。它的北房是當年周恩來主政國務院時開會的地方, 叫“老會議廳”, 與周總理當年的住宅“西花廳”一墻之隔, 并有一小門相通。西廂房是當年李富春和陳毅等曾經辦過公的地方。我的辦公室就安排在西廂房。一共4大間, 南頭是秘書辦公的地方, 中間兩間是客廳, 北頭是我的辦公室。會議廳也早就被冷落了, 很少有人在這里開會。那時我的家屬尚未來京, 所以晚上我就住在辦公室。整個院子只有我一人辦公, 其他房子都緊閉著, 沒有人住。我的秘書晚上也回家住, 可以說, 我是這個院子的唯一主人。我來國務院報到時給趙紫陽同志帶了兩樣禮物:一包茶葉 (大約有半斤吧) , 兩瓶五糧液酒 (當時3元一瓶) 。我想通過他的秘書白美清轉交紫陽同志。白美清說, 算了吧, 他不會收, 留著你自己喝吧。就這樣, 茶、酒都進了我自己肚子。
我到國務院報到后, 先是說讓我任中央財經領導小組副秘書長, 但正式通知任命時卻改為任國務院副秘書長、國務院機關黨組成員。秘書長分工我分管經濟工作方面的事情。當時在國務院設有一個經濟協調辦公室, 張百發、趙維臣、李朋、李錫銘等都是這個辦公室的成員。還有一個中央財經小組辦公室, 辦公室主任是李智盛。我也分工聯系這些方面的工作。1982年, 在我還是國務院副秘書長的時候, 中央決定組建“大經委”, 把國務院經濟方面的具體事務交給大經委去處理。中央內定, 由副總理萬里兼任大經委主任。萬里立即提名我去大經委任常務副主任兼秘書長, 并指定由我和中組部副部長曾志同志負責大經委的組建籌備工作, 我的任職, 在黨內已發了通知。但后來中央又決定, 萬里不再兼任大經委主任, 大經委的職能也相應作了調整。這時, 萬里又提議并經中央決定, 我仍留國務院工作, 不去經委了。


“田紀云是獨立大隊, 沒有后臺?!?/strong>
1982年9月, 在中共十二大上我當選為中央委員, 1983年6月, 在六屆全國人大第一次代表大會上, 我被任命為國務院副總理兼秘書長。我能夠很快升任副總理, 進入中央政治局, 首先得益于鄧小平大力提倡干部年輕化的大環境。胡耀邦對不少人說過:“田紀云是自學成才, 不走門子, 不靠碼頭, 是自己干出來的?!比f里也不止一次地對人說:“田紀云是獨立大隊, 沒有后臺?!壁w紫陽對我很了解, 更是放手讓我工作。陳云、李先念等老一輩領導人, 對我也很器重。1984年, 陳云為我寫過兩幅字, 一幅是魯迅的名句:“橫眉冷對千夫指, 俯首甘為孺子?!? 一幅是李商隱的名句:“桐花萬里丹山路, 雛鳳清于老鳳聲”。李先念任國務院副總理兼財政部長時, 我在省里當財政廳長, 他是我的老上級, 對我非常親近, 1984年他出訪亞歐4國, 指定要我陪同。1985年出訪美國也提出要我陪同, 因國內工作原因未能如愿。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書記處書記、國務院副總理的萬里, 更是給我以具體幫助。我對他們十分敬重, 經常向他們匯報請示工作??梢哉f, 他們對我的培養和支持, 是我在國務院的工作能夠順利展開的基本條件。
初次接觸小平同志
我初次個別接觸小平同志是1984年春。3月13日, 四川省駐京辦事處主任孟薇打電話給我, 要我約小平同志和曾在四川工作過的一些老同志到北京的四川飯店聚一聚, 品嘗一下川味, 我同意為他約請。我首先給小平同志辦公室王瑞林打電話, 他請示小平同志后表示同意, 我又約請其他人。這些人有:王震、楊尚昆、段君毅、陳野萍、李一氓、李伯釗 (楊尚昆的夫人) 、羅青長, 還有當時的商業部部長劉毅、北京市市長陳希同等人, 唯萬里我忽略了邀請。3月15日上午11時許, 大家都先后來到飯店客廳, 11時3刻, 小平同志在鄧楠和毛毛的攙扶下來到飯店, 大家爭相與他握手、問好。當他端起酒杯與大家干杯時, 突然發問, 怎么萬里沒有來?我馬上回答:呀, 是我忘了通知他。他詼諧地說:吃川菜不能沒有萬里。后來我才知道小平同志與萬里有至交,關系非同一般。

該文章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查看原文:https://mp.weixin.qq.com/s/vR2X0ia6nps0XxN7HU0cYg


Copyright ? 2004-2014 hycf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山東海洋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用微信掃描二維碼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内蒙古十一选五跨度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