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正發生令人擔憂的新變化!

來源:海洋知圈    發布時間:2020-07-13 10:19:28 
分享到

微信圖片_20200713101825.png

近日頻繁出沒南海上空的美國海軍EP-3E電子偵察機(圖自環球網)


中國海南海事局此前發布航行警告說,7月1日至5日在西沙群島海域舉行軍事訓練。美國一直緊盯中國在南海的一舉一動,然而當其軍方4日發表聲明稱,美國“尼米茲”號航母戰斗群和“里根”號航母戰斗群當天在南海地區舉行演習,“以無與倫比的海上力量”慶祝美國獨立日時,國際輿論仍然頗感意外。這是近幾年時間里的首次。美國軍方甚至公開宣稱,“這是最顯著的決心象征”。筆者曾在年初預測今年南海形勢變化時提出,2020年將是南海形勢由“趨穩向好”向“動蕩不安”變化的轉折點。今年以來,尤其是近一時期南海形勢顯著升溫的事實,證明這一判斷并非空穴來風?;仡欁?月開始發生在南海和與南海有關的一系列事件,便可感知南海形勢正在發生令人擔憂的新變化。


挑動“南海軍事化”

 
新冠疫情導致美國受到重創,美軍也同樣未能幸免。但美國不僅沒有放緩其在南海的軍事行動,反而變本加厲地利用南海問題牽制中國。

5月20日,美國發布《美國對中國戰略方針》,揚言將采用“施壓”的原則與中國打交道,打壓中國的“霸權主義自信”,并為地區盟友和伙伴提供安全協助對抗中國;6月1日,美國駐聯合國代表向聯合國提交外交照會,反對中國在南海享有超越《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規定之海洋權利的“歷史性權利”,反對將南海內島群作為一個整體的海域主張,以及中國對其聲稱享有主權的南海內分散島嶼及其他地物采用直線基線或者群島基線。

令人覺得蹊蹺的是,也是在6月1日,菲律賓政府方面下令暫停終止《菲美訪問部隊協定》;6月9日,菲律賓國防部長登上南海中業島。與此同時,美軍“尼米茲”號和“里根”號航母于6月28日在菲律賓海開始“雙航母綜合演練”,展示“大規模作戰能力”。這是時隔一周,美國海軍在同一海域進行的第二輪雙航母演習。6月21日,美軍“尼米茲”號與“羅斯?!碧柡侥敢苍谠摵S蚺e行演習。

更有甚者,針對近期我在西沙海域舉行的軍事演習,美越菲三國幾乎在同一時間、以相同的口吻指責中國。美國國務院指責中國在“有領土和海域爭議的區域”開展軍事活動破壞地區穩定,違反2002年《南海各方行為宣言》;越南外交部發言人聲稱,中國的軍演侵犯了越南主權,讓中國東盟“南海行為準則”(以下簡稱“準則”)磋商變得更加艱難,影響地區和平穩定;菲律賓國防部長洛倫扎納則表示,中國在西沙進行軍演的消息非常令人憂慮,極其具有挑釁意味。

美國從海上和空中對我軍演進行監視和情報搜集的動作則絲毫沒有放松?!凹F潯碧枮l海戰斗艦于6月30日和7月1日連續兩天在南海開展活動;7月2日,一架美國海軍的EP-3E電子偵察機于當天上午8點出現在巴士海峽上空,向西朝南海飛行不到1個小時后沿原航線返航。如果再把美國今年以來在南海實施的5次針對中國的“航行自由”行動考慮進去,不難發現美國在南海的軍事行動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咄咄逼人、更具挑釁性,美國才是南海和平穩定的最大威脅因素,是挑動“南海軍事化”的最大黑手。

微信圖片_20200713101828.png

7月1日,“吉福茲”號瀕海戰斗艦從中國“海洋四號”遠洋科學考察船附近駛過(圖自環球網)


與美國里應外合?


美國既非南海沿岸國也非聲索國,它要在南海保持軍事存在、介入南海爭議,利用南海問題牽制中國,當然離不開域內國家的呼應和迎合。

反過來說,就是域內國家針對中國的挑釁性冒險行動,要么受美國的指使,要么得到美國的力挺。這從去年年底,由馬來西亞向聯合國大陸架委員會遞交南海外大陸架申請引發的“外交照會戰”,以及其他聲索國的單邊行動可以得到證實。甚至連“準則”磋商背后也少不了美國的影子。

菲律賓、越南和印尼提交的針對馬來西亞或中國的照會,基本都是以菲律賓南海仲裁裁決為依據,否定中國在南海的“歷史性權利”、南沙群島的島嶼地位和海域管轄主張。就在各國打外交“口水戰”的關鍵時刻,美國突然跳出來橫插一杠子,其向聯合國提交的照會全盤否定中國在南海的權利和主張。

再就是去年越南在萬安灘地區的單邊油氣開發行為和今年4月在西沙侵漁引發的“撞船事件”,以及越南最近揚言要對中國提起新的南海仲裁,要是沒有美國的支持與力挺,越南顯然是沒有膽量和實力在“與中國死磕”的道路上一意孤行的。同樣,馬來西亞在南沙爭議地區的單邊油氣開發、菲律賓在中業島上的設施擴建、印尼在納土納中國傳統漁場的強勢執法,都離不開美國暗中唆使和公開支持。

微信圖片_20200713101829.jpg

被印尼海軍扣押的中國漁船(圖自外媒)


南海穩定不容顛覆


美國與越南的戰略合作和美國與菲律賓的同盟關系不降反升,部分聲索國利用“準則”磋商的窗口期以單邊行動鞏固和擴大既得利益,“準則”磋商因疫情陷入停滯,菲仲裁裁決死灰復燃及其對南海海上合作的干擾,都將是今后一個時期南海形勢發展變化的顯著特征。

作為南海和平穩定的主導性力量,中國應不遺余力地推進基于規則的南海海上秩序建設,以南沙島礁民事化和國際公共產品提供為導向推進設施建設,以南海維權和維穩為目標進行海上力量整合,適應未來海上作戰樣式變革進行能力建設,鞏固和擴大中國在南海的地緣政治優勢。努力使“中國力量”“中國存在”,成為南海和平穩定的“定海神針”。(完)
微信圖片_20200713101830.jpg

中國南海研究院院長

中國-東南亞南海研究中心理事會主席

該文章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查看原文:https://mp.weixin.qq.com/s/urCxJmRX5JM6XS2RCmWSVQ


Copyright ? 2004-2014 hycf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山東海洋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用微信掃描二維碼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内蒙古十一选五跨度走势